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华文文化沙龙

加沙兒童﹕以色列暴行的受害者

作者: 阿立 編譯    人气: 1754    日期: 2009/2/9

(編譯者按語﹕以色列從20081227日對巴勒斯坦加沙地帶悍然發動軍事侵略﹐對加沙地帶的城鎮狂轟濫炸﹐受到傷害最嚴重的是無辜平民﹐死亡者中兒童甚多﹐更多的兒童受到精神傷害。  以色列侵略軍在加沙地帶戰爭暴行的二十二天中﹐1350多巴勒斯坦人死亡﹐5450多人受傷﹐其中婦女和兒童接近半數﹐以下是戰地記者對兒童受害情況的報道。)

     

巴勒斯坦的一名建築工人費賽爾沙瓦1229日對英國《獨立報》記者說﹕我們全家整天躲在家裡﹐不敢出門﹐沒有一個安全的地方。  我們的孩子們﹐驚恐萬狀。    他說﹐昨夜以色列轟炸賈巴利亞的一座清真寺﹐附近有一戶人家﹐五個女孩全部被炸死﹐其中一個嬰兒只有十四個月大。

以色列空軍開始轟炸後的第三天﹐最先遭到轟炸的是法拉赫鎮﹐民眾毫無防備﹐有345個人被炸死﹐1650人受傷﹐其中有27個兒童死亡﹐多數是男孩。  沙瓦有三個孩子﹐當炸彈在附近落下發出震耳轟鳴時﹐他首先想到怎樣保護孩子的安全﹐要讓他們活下去。  他說﹕加沙地帶是一個十分狹窄的地區﹐人口密度大﹐居住條件很擁擠﹐一有炸彈聲﹐就好像是在自家的屋頂爆炸。

以色列國防部長艾胡德巴拉克星期一(1229)說﹕我們向哈馬斯和對支持哈馬斯的人展開了全面的戰爭。   我們的行動將根據需要擴大和深入﹐我們計劃這場戰爭將對哈馬斯給予沉重的打擊﹐改變(以色列)南部的局勢。以色列單方宣佈加沙地帶為軍事作戰區﹐封鎖一個月。  部署在加沙邊境的重刑坦克﹐枕戈待命﹐隨時準備向加沙地帶發動地面進攻。

沙瓦說﹐生活在加沙地帶的一百六十萬人﹐早已習慣於以色列永無停息的導彈襲擊﹐但是﹐這次來勢最猛烈﹐絕對的猛烈。   他說﹕我們最難以忍受的是﹐在過去的十八個月﹐我們生活在嚴密的封鎖中﹐幾乎沒有水電供應﹐也沒有食品。   從去年開始﹐以色列就封閉了所有的通道和關卡﹐不許任何物質運進這個地區﹐決心把這裡的居民全面置于死地而後快。  以色列對加沙地帶的封鎖和經濟制裁已經使這個地區的人道主義危機走向了極端。

哈茲姆里克維今年才20歲﹐是大學工程系學生﹐他在聯合國救濟服務處(UNRWA)接受工作訓練時遭到以色列導彈襲擊﹐受了重傷﹐送進當地醫院。   他說﹕當時一顆以色列的導彈落到了我們的訓練中心﹐炸死了八名學員﹐其中有兩名女生。   在死亡者中﹐有我的一個好朋友﹐他的鼻子和口腔都涌出了鮮血﹐向我呼喊﹕哈茲姆﹐快救救我呀﹗   說完這句話﹐他就停止了呼吸。   他說﹕我永遠不會忘記﹐他在臨死前眼睛裡流出的淚水和鮮血﹐他向我呼救﹐希望活下去。

(Israel Death Haunts Gaza Kidswwwislamonlinenet/servlet/Satellitec=Article_C&cid=123049046189&pagename…)

 

 

沒有屍體的葬禮

 

鄰居們通知菲耶茲賽義德﹐要他去參加他兒子的葬禮﹐但是他堅持要看看兒子的屍體﹐人們對他安慰﹐勸阻他去掀開棺材的蓋子。  那是發生在以色列開始向加沙地帶轟炸的第一天﹐人們從炸成廢墟的建築物中挖掘出了許多兒童血肉模糊的肢體﹐無法辨認是誰家的孩子﹐只能根據他們留下的身份證明﹐猜測這這些孩子已被炸死﹐通知他們的父母。  許多棺材是空的﹐只有孩子的名字﹐為他們舉行葬禮﹐下葬。

菲耶茲淚流滿面﹐悲慟地抽泣著說﹕我沒有看到我兒子的屍體。  他們告訴我﹐敵人炸毀了那座樓房﹐孩子們都死在了裡面﹐找不到完整的屍體﹐其中有我的兒子。

他說﹕我的兒子﹐就這樣沒有了。  我只想看到我兒子的一塊他的骨頭﹐或皮膚。  我無法忍受。   他們告訴我﹐許多孩子的屍體已經辨認不出﹐無可奈何。

在一處剛被轟炸過的大樓斷壁殘垣磚瓦堆中﹐有一個男子在挖掘灰土和磚塊﹐尋找他的弟弟。  他是艾德爾阿提葉﹐他在痛苦﹐在哭啼﹐他說﹕以色列就是這樣奪走我們親人的生命﹗   他們都不給我們留下一點為親人送葬的權利。

在加沙城的另一邊﹐也發生了同樣的情形。  許多家長們收到通知﹐這座樓房被以色列飛機炸塌了﹐在裡面所有工作的年青人都被炸死﹐但無法挖掘。  一位老年婦女哭嚎著說﹕我的兒子死了嗎﹖  他的屍體呢﹖    她不相信人們的判斷﹐她說﹕也許他還活著呢﹖  他一定還在裡面。  我不能為他舉行葬禮。

在加沙城的又一個地方﹐一口棺材裡放了一小包血淋淋的骨肉﹐肩扛著棺材的鄰居們告訴一位年老的婦女說﹕這就是你的兒子。    他們向墓地走去﹐給死者舉行葬禮。

路上﹐大家都認識的哈米德家族給他們的親人送葬﹐他們肩扛的棺材裡﹐也只有一些屍體的碎片。  老母親扶著棺材哭泣著說﹕孩子啊﹗  我的心肝寶貝呀﹐ 我就這樣送你走了﹗  我都不能在你額頭上吻一下。

13日﹐是以色列向加沙地帶轟炸的第八天﹐以色列的海陸空軍向那個狹窄的地帶發射了750次轟擊。  根據報告﹐有435人死亡﹐其中有21名婦女﹐75名兒童。   從被炸毀的地區和房屋看﹐以色列轟炸的目標是平民居住區﹐例如居民住宅﹑學校﹑醫院﹑清真寺﹐製造嚴重的精神恐嚇。以色列向加沙地帶人們發出信號﹕他們受到懲罰﹐是因為支持哈馬斯。

(Gazas Empty Coffinswwwislamonlinenet/servlet/Satellitec=Article_C&cid=1230650239115pagename…)

 

 

他們殺了我的女兒們。

 

哈利德羅伯﹐痴獃地坐在他家被炸毀後的瓦礫推上﹐看著遠處猶太人搶佔他們土地建立的定居點﹐懷裡抱著他女兒丟下的一個洋娃娃。  這是他小女兒艾摩爾最喜歡的玩具﹐才十八個月大﹐就被入侵的以色列軍隊殺死了。   《伊斯蘭在線》記者﹐看到這情形﹐猜出他的處境有七八分﹐想要他說說家庭的遭遇。  哈利德說﹕我的兩個女兒﹐大女兒索艾德﹐剛過七歲﹐十分聰明可愛。  幾天前﹐以色列發動地面進攻時﹐我眼看著被敵人殺死﹐流盡了鮮血。 

他敘述當時的情形說﹐這裡是加巴利亞的一個難民營﹐以色列的坦克停在村外﹐命令村裡的人立即撤清。  哈利德匆匆忙忙扛著生活用具﹐帶領著妻子和三個女兒向外逃﹐他說﹕我們剛走出家門幾步﹐以色列的坦克直對著我們開火。   他抹了抹眼淚﹐抽泣地說﹕我的兩個女兒當場被殺死了。   他說﹕大女兒身中一梭子幾十顆子彈﹐躺在我的懷裡死去了。

幸存下來的是哈利德的二女兒﹐四歲﹐但受重傷。  當時﹐以色列軍隊封鎖了所有的道路﹐禁止救護車搶救危急傷員。   他看到一輛救護車﹐冒著槍林彈雨向濃煙滾滾的房屋開去﹐但中途遭到以色列軍車攔截﹐他說﹕這些野蠻人從車上拉出了司機和醫務人員﹐對他們拳打腳踢。  然後﹐開動坦克﹐把救護車碾成一堆廢鐵。     他用手指著不遠的地方﹐告訴記者﹐路邊堆著那輛救護車的殘骸。 這是他親眼看到的事實﹐而村裡的許多人在流血﹐生命垂危﹐等待急救。 當時﹐他和他的妻子﹐背著一個受重傷的女兒﹐抱著兩具流著鮮血的屍體﹐逃出了敵人的砲火﹐找到了安全的地方。

當地的急救站﹐看著他女兒對傷勢太重﹐無法救助。  國際救援組織的官員說﹐可以把孩子立即送出國搶救﹐如埃及或比利時﹐但哈利德身上一無所有﹐護照或身份證﹐都在家中被炸毀了。   因為沒有身份證﹐他無法陪同女兒出國治療。  一位比利時醫生說﹐他們盡力而為搶救孩子的生命﹐但告訴哈利德﹐即便能救活﹐這個女孩必將終身殘廢﹐她的雙腿已失去功能。  他懇求醫生說﹕讓她活下來吧﹗  她是我唯一的女兒。

哈利德對記者說﹕以色列政府宣傳說﹐他們不殺害兒童﹐全是撒謊。  我的女兒們是在我眼前被以色列軍人殺害的﹐她們究竟犯了什麼罪﹖請他們回答。

以色列對加沙地帶的二十二天軍事行動大屠殺﹐巴勒斯坦人1350多人被殺死﹐其中有437名兒童。

(They Killed My Girlswwwislamonlinenet/servlet/Satellitec=Article_C&cid=1232976611777&pagename…)



手机版




上一篇:華人文化沙龍迎春 聚德軒高會成詩兩首
下一篇: 從米蘭達溼地開說

[文章搜索]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