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华文文化沙龙

文 友 相 聚

作者: 大衛 王    人气: 1896    日期: 2009/1/29

正值年節,大家聚在地球最南端的這疙瘩地方里,自然是利用各種方便,忙里偷閑,互相找地方找借口,爭先恐后地也要把這滿肚子越積越多的鄉愁想辦法排解掉。

                     

于是,各種聚會紛至沓來。

 

同學聚會,同事聚會,同鄉聚會,同胞聚會,一個聚會連着一個聚會。大家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的都在想方設法使出渾身解數,把這糾纏了一年的,糾纏着不休的鄉愁,讓你得空就愁的肚子轉筋的鄉愁,找機會掙脫開來。或和着珍饈佳肴大快朵頤嚼爛了它,或干脆扔酒杯里晃碎了它,或酒喝多了勾肩搭背摟摟抱抱稱兄道弟豪言壯語,任那些個藍眼珠子定定瞅着我們不解的眼神兒在喃喃醉態里沉迷了它。

 

你要能掀開蓋兒了看,好家伙!只要是夠檔次的華人餐館,人擠的滿滿登登,全是咱吃着喝着的華人哥們。

 

在這人聲鼎沸的年節聚會里,有一方酒桌上沒有了常有的喧鬧,沒有酒氣燻天的失態,卻多了一份文化的厚重和溫馨。這就是新西蘭文化沙龍的會員假奧克蘭東區聚德軒酒樓一方天地在這華人新年到來之際舉行的迎牛年聚會活動。

 

文友相聚果然不同凡響,參加的文友,人人得拿出一件與牛相關的作品,或詩或畫或歌。

 

剎那間,沙龍里能寫的、會畫的、現趕的作品,全都上了牆。

 

有書法,有繪畫,全是牛詩牛畫,個個不離主題,件件與牛相關。

 

這邊廂主持人新年祝福剛一落地,音樂頓起,奧克蘭華人白云合唱團的指揮羅先生就顧自地唱了起來,手里還多了一根隨着旋律起舞的棍子,煞有介事的指揮着自己。

 

眾人定睛細看,原來羅先生順手抄起一根筷子,就勢就進入了角色。

 

小兔子,搬新家,

 

新家園栽上了牽牛花

 

啲啲啲,噠噠噠,

 

牽牛花兒會吹喇叭……

 

……唱半天眾人正在使勁找牛時,有明白人悄聲解釋,這牛還不明白嗎?花里邊藏着的不是?

 

果然!羅先生就是高手,順勢花里就撈出一頭牛來。只是從羅先生胡子巴茬的厚嘴唇里吐露出天真爛漫的兒歌《牽牛花》來,頗有點怪怪的感覺。

 

正當我麻酥酥找不着北時,各個文友全都被羅先生的歌聲喚起了童年的記憶,全都振奮起了精神,全都激發出了創作欲望,你剛吟一首牛詩,那頭就又是一首更牛的詩。連文壇泰斗金老爺子,范大官人也不甘示弱,手挽長髯,聲若洪鐘,高聲頌詩祝酒。

 

本地政壇不老松卿、簡先生,穆先生、陳先生等几位畫家和一位美女醫生也專來助興。

 

執本地報業牛耳的華頁蘇大老板為這次盛會特地送來一箱美酒。

 

金老爺子見酒就高興,喝着更高興,几大碗佳釀下肚老爺子舌頭就大了,車轱轆話就沒完沒了,全沒了往日的矜持。

 

  見狀做主持的我好容易才將老爺子安撫着坐了下來,好讓貓着勁兒等了半天的西北漢子劉先生將苦熬多日精心醞釀的一首長賦吟詠一下。

 

須臾,陝西普通話加秦腔的海豚音春牛賦響徹了聚德軒酒樓古色古香的屋頂,大有繞梁三日不絕于耳之勢。

 

這邊老劉正自沉浸,眾自陶醉時,一外型恍若水滸里劉唐的漢子端的跳將出來,我瞇眼細看,只見此公微胖身軀,豹眼圓睜,一身花襟箭袖短打扮。

 

只可惜一柄近視眼鏡將這草莽感覺蕩滌的干干淨淨。

 

此公不是別人,正是沙龍里一條嗜詩如命的好漢,眾人送一外號詩痴的廖詩人廖大秀才。

 

廖秀才是前清沒趕上趟兒的秀才,據說秀才職稱是后人封的,而且是他自己封的,可這秀才決不白封。這不,見一眾牛詩掛滿了牆,當即出口成詩,且全都是新鮮的剛出爐現炒現賣的串串詩——鮮嫩可口!

 

廖秀才兩首詩吟罷傲然而坐,看來今兒個比詩廖秀才最牛!

 

比不過詩咱來別的,來畫行不?

 

只見區本區大畫家,抓起筆來奮筆疾揮,一時間眾人皆涌上前,拿筆的抻紙的舞文的弄墨的,撇下兩大桌子美酒佳肴不管不顧,人人爭先,個個踴躍,竟將那小小畫案擠得個水泄不通。

 

大書法家傅金枝——聽名字花枝招展的,但實乃大老爺們一個。來時就抱着文房四寶,還有一大摞自家珍藏多年的舍不得用的白云宣紙。這時,你一張我一張的被大伙塗鴉竟毫不在乎,毫不心痛,反樂呵呵的爬在地上以地當案揮毫潑墨。

 

臨旁聚會的書家郝老先生聽着這邊廂熱鬧,忙不顛的趕着過來,和今兒個前來助興的書家廣洲先生一齊披掛上陣,抖擻精神,拿出平生絕學伏案揮毫。

 

一時間,是畫家的不是畫家的,是書法家的不是書法家的,都趕着人堆里爭着搶着露一小手。

 

沙龍里念念不忘主權回歸人稱黑瞎子島島主的老林,也着急忙慌地從人縫里掙出一膀子,上去就在正吭吭哧哧憋出一頭老牛的大衛王手中一把奪過毛筆,也哆嗦着手腕子在老牛背挽着筆花兒。

 

眼見牛背上端被老林吭哧出一物,眾人皆猜:鳥?不象!鳥怎么長四只翅膀!竹葉!也不象!正納悶這是否是火星生物,老林又吭哧出同一物種。

 

眾人不解,皆要老林解釋這畫得是甚?

 

老林蚊子一樣哼哼着回答:蚊子。得!糟蹋了一張宣紙!

 

文友相聚,聚的就是這樣一股子中華文化的氣息。

 

大家也在詩與畫的氛圍里驅走了鄉愁,我老說得可對?



手机版




上一篇: 福壽康寧 - 2009牛年贺岁篇
下一篇: 蝶戀花-賦迎乙丑年眾文友聚德軒聚會

[文章搜索]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